電價上漲70%!鑄件噸成本猛漲240元,2022年鑄造企業將如何應對?

行業動態 ????|???? 2022-01-19
摘要:近期,江蘇、山東、山西、江西、云南、海南、甘肅等省相繼宣布,2022年1月1日將調整電價。

電價上漲70%!鑄件噸成本猛漲240元,2022年鑄造企業將如何應對?



 


近期,江蘇、山東、山西、江西、云南、海南、甘肅等省相繼宣布,2022年1月1日將調整電價。

江蘇省工業用電上調70% :江蘇省發改委發布的《發展改革委關于進一步做好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工作的通知》中明確表示,將調整工業用電山谷時段,啟動夏季、冬季兩個季度的高峰電價。

山東省高峰上漲50%,高峰上漲70% :從2022年1月1日開始,山東省工商業價格在基準價格的50%~170%之間波動。其中,高峰時間段:上浮50%;高峰時間段:上浮70%;低谷時段:下跌50%,所有現場調試工作必須在2022年3月31日前完成。

山西高峰上漲60%,高峰在60%的基礎上上漲20% :從2022年1月1日開始,山西高峰時段的電價在平時電價的基礎上上漲60%;谷物價格在平時價格的基礎上下跌了55%;高峰時段電價基于高峰時段電價上漲20%,每年冬、夏兩季對大型工業電力用戶實行高峰電價政策,其中冬季1月、12月為17:00-20:00;的7月,8月18:00-20:00是高峰期。

江西高峰上漲了50%,高峰在高峰的基礎上上漲了20%。高峰時段的電力價格上漲了50%,高峰時段的電力價格基于高峰時段的電力價格上漲了20%,而底部電力價格下跌了50%。10千伏以上工商業及其他電力用戶自2022年1月1日起執行。從2024年1月1日起,工商業和其他電力用戶全部實行分時電價。

云南省峰值上漲50% :從2022年1月1日開始,高峰時段電價平時上漲50%,低谷時段平時上漲50%,到2022年6月30日將全面實施分時電價政策。

海南加強高峰電價:從2021年1月1日起,將采取擴大高峰電價實施范圍、取消高峰計劃電價政策、完善電動汽車充電設施高峰電價政策、建立高峰電價動態調整機制、完善市場化用電用戶執行方式等措施

甘肅省高峰用電上漲50% :自2022年1月1日起,甘肅省實施商品目錄銷售電價的居民、農業生產用戶,高峰時段用電標準按平標準上漲50%,而谷時段標準按平標準下跌50%

說起電價上漲,和山東幾位鑄造老板聊了一下,大家都說今年鑄造廠的用電成本漲了很多。得尋找高利潤的鑄件了,不然,廠怕是要倒閉了。

  近幾年鑄造企業正經受著前所未有的考驗,也進行著激烈的優勝劣汰選擇。
  在我國,恐怕沒有一個行業的產能過剩像鑄造行業這樣夸張。
  我國的幾年的年鑄件實際產量在5000萬噸左右,全國各省擁有的鑄造產能加起來卻有2到3億噸。

產能過剩,激烈競爭,使得鑄件的利潤被壓到了極低。
  在這樣的現實下,任何較大的生產成本變動都會讓鑄造企業驚恐萬分,因為任何成本方面的上漲都會讓鑄造廠陷入生存困難。
  而當前電價的上漲,再一次讓很多鑄造廠面臨生存挑戰。
  原來用中頻電爐熔煉鐵水,峰電和谷電電費平均下來,熔煉一噸鐵水的成本也就400元左右,電價調整后,化一噸鐵水成本增加到了600多元。
  如果再加上后道工序,現在生產一噸鑄件,電費成本就會增加240元左右。
  對于利潤較薄的鑄造行業而言,每噸240元左右的成本是企業非常大的壓力。

我采訪的一位鑄造廠老板就說,當前很多低端鑄件的每噸利潤也就在300元左右,而電價調整后,生產一噸鑄件電費成本就要上漲240元左右。電費直接吃掉了利潤。如果不能接到利潤高的鑄件訂單,那就只能先報停。
  中小鑄造廠還可以用報停的方式進行休克“療法”,緩沖電價上升帶來的壓力,可是,大中型鑄造企業卻只能硬著頭皮生產。
  因為對于大中型鑄造企業而言,停產停工損失則更大。
  對于鑄造企業而言,提高利潤,增加鑄件附加值是鑄造企業唯一可行之路。
  大家也深知此理,可是,在現實面前,如何增加利潤,卻成為眾多鑄造企業逾越不過去的鴻溝。

 鑄造行業是兩頭在外,兩頭受氣的加工行業。對上游沒有話語權,對下游也沒有話語權。
  而真正的高尖精鑄件并不多,畢竟,航天航空,軍工航母鑄件需求有限,市場上真正大量需要的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鑄件。
  生產工藝已經成熟,技術已經普及,大家拼的只是誰能用更短的時間,更低的成本內生產更多的符合廠家要求的鑄件,誰就能在競爭中生存下來。
  面對這樣的行業現實,淘汰對手是唯一的出路了。
  大家都知道這個桌上不能再坐這么多人,必須要有人出局,不然大家都會吃不上飯。
  可是,在這生死存亡的時候,誰又會主動退出去呢?
  除了市場法則,還能有誰去做這個殘酷的決定!
  盡管,這些年國家層面,地方政府也千方百計化解鑄造過剩產能,但是,產能化解掉了一部分,奈何過剩嚴重,效果并不明顯。
  在國內和國外鑄件需求達到頂峰之季,鑄件生產能力越強大,越成為我國鑄造行業的弊端。
  市場消耗不了那么多鑄件,可是鑄造企業因為要生存,卻不得不積極生產,一消,一漲,使得鑄件成為買方市場。鑄件還怎么能有利潤?
  所以,在2021年上半年,原材料大幅度上漲之季,很多中小鑄造企業不得不停產觀望。不能停產的大中型鑄造企業只能默默承受虧損。
  現在電價上漲又成為鑄造企業面臨的考驗,也會成為一些鑄造企業倒閉的導火索。
  很多鑄造企業負責人也在問,怎么辦?
  其實路就兩條:
  一、提高利潤,提高鑄件差異化,做別人做不出來的產品,企業有利潤了,才能生存。
  二、認清行業現狀,及早退出,也是一些鑄造企業的優先選擇,主動退出,總比被動淘汰要好。

來源: 新浪網

免責聲明:本文系網絡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根據您提供的版權證明材料確認版權并于接到證明的一周內予以刪除或做相關處理!


相關推送